你好呀:3(这里是堆图的地方……

两个凯莉的大头(大头画手...🌝

小桃李和裕太:3(服装瞎画..图力低下..

es星夜祭x柚子

双子🎂()把之前明信片上涂的也一起放这了:3……

堆下..

招福*鬼と兄弟の節分祭

真好……啊……真好😭

猫方才买了桔子:

读完了本期的剧情。。。感觉只会说“他们真好”了,稍微写下一些剧情,日语不好,如有错误欢迎指正。


 


开场白交给夏目吧:



 


【疑心暗鬼】


节分祭是朔间前辈企划的活动,在仁兔和"校内TV番组"的协助下举行。节分祭不以组合行动,以个人名义参加。扮演驱鬼者的人向扮演鬼的人投豆子,最终获胜的人获得参演舞台的权利。


日向和裕太是分开行动的,裕太和毛毛在AV室一起确认规则,碰到在那睡觉的栗子,栗子听到讨论兄者的事表示要帮毛毛。


另一方面,日向和零在夏目的秘密小屋里商谈,夏目和宙决定参与帮忙。零问日向打算怎么做,因为节分祭是以个人名义参加,不用跟着他,按自己喜好来就行。日向很迷茫,作为组合的2wink状态非常好,但是两人之间有点微妙的嫌隙。零说不希望在一切结束后,抱着所爱的事物的残骸哭泣,不希望悲剧再上演。日向不解。


(这里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,他所说的“再上演”,指的是别人的事还是他和凛月的事?好想看朔间兄弟之前的故事TT)


 


栗子和裕太在中庭撒豆子,两人讨论起兄弟这个话题。栗子说不希望拿自己和哥哥比,裕太你也这样觉得吧,哥哥是哥哥,我是我。裕太说以前会这样觉得,现在不一样了。大哥和我是在同一瞬间来到这个世界上的,但是什么都做的比我好,我很羡慕,嫉妒。可他也代替我负担了很多东西,和那样的大哥在一起,才是对我的过高评价。


栗子听了说不对!听好了,“兄”这种生物,没有“弟”的存在就会毫无价值,连吸入氧气排出二氧化碳的权利都没有的,可怜的生物哦。兄长是“弟”的奴隶,附属物,在我们这些“弟”的荫庇下可耻的生活着,这可是大前提。所以我们不用介意这些,他们为了“弟”活着,努力都是应该的。裕太懵逼,表示自己和朔间兄弟不同,没有年龄差,和大哥是同一时间降生的,日向之所以成为大哥,也是他擅自决定的,说不定自己本来才是哥哥,让日向承担了他本来该承担的责任。


栗子发现有点劝不了他,知道零也在为他们的事烦恼,希望能帮上他们。“总是在家里看到哥哥黯淡的表情还是有点碍眼啊,兄弟,果然还是关系好最好了呢。”


(栗子关于兄弟的那些言论有点毒舌,看着原文的时候觉得老零听了会哭泣【x。其实栗子心里还是很喜欢哥哥的,不然也不会因为看到老零烦恼想帮他,还有最后那句,应该也是对自己说的吧~)


 


【暗中摸索】


第一话前面老零讲了一段深奥的文字游戏,日向陷入思考。


楼道里,真绪和杏遇到了宙和夏目,扮鬼的两人好好展示了一把“魔法”把毛逗的一惊一乍的。夏目把楼道的灯给变灭了,说这么暗豆子就砸不中了吧~然而毛反手就是一个煤气....不是,一把豆子。你以为我是谁~凛月小时候总喜欢在暗的地方睡觉,我都找习惯了呢。毛毛向夏目询问零隐瞒的事,夏目说可以的话也希望你能帮忙,“那孩子”是宙重要的朋友,希望能顺利解决这件事。


 


在秘密小屋的零和日向听到有声音准备转移,出门遇到宙。宙和零讨论“作战”,日向不知道“作战”是什么,气呼呼。这个时候,狙击鬼的栗子来了。零看到栗子穿了节分祭共同服装,知道他在帮毛毛忙,说栗子真是温柔的孩子。“ma~kun限定哦,还有兄者放弃抵抗举手投降吧”。栗子和裕太包围了他们三人。


老零要日向逃跑,裕太对是否要砸日向很犹豫,栗子说没有战意的话退后吧,然后拿出了“福豆加特林炮”!老零说哦那是抗争时代夏目为了对付讨厌大豆的敬人做的兵器!【.....。“做好觉悟哦......哥·哥♪”然后老零因为看到弟弟的笑脸激动的哭了。。。





“节分是这种感觉的吗??节分是这样的吗???”


零让宙和日向逃走,栗子也让裕太追,说自己在这里和哥哥做决断。


 


(于是成功套路了双子)


 


【比翼连理】


裕太追着日向和宙,一边叫着等等大哥,一边撒着豆子。日向听到,又想停下来等他又想逃,宙拉着他一路跑掉了。裕太追不上,他知道日向认真要逃跑的话自己肯定追不上的。回忆起小时候每次追不上大哥,听到裕太的哭喊声,都会停下来。因为追不上大哥的裕太陷入不安,但是还是努力振作起来。正想着,在廊下碰到毛毛和杏。毛提到栗子对零做了过剩攻击很奇怪,他们明明最近关系很好,至少比春天的时候要更亲密了,虽然在校内还是显得不和,但是在家会和睦的聊天和一起做饭。现在这种表现更像是演技,强调他们的不和。毛猜测栗子是知道哥哥的真意的,所以想要帮他。相反的,葵兄弟之间不自然的关系好有点奇怪。


 


日向和宙逃到喷水池前。日向说他其实不擅长捉迷藏,儿时并没有和同世代的朋友玩过这些孩子的游戏,完全没经验。小时候都是和裕太玩“只有两个人的游戏”。宙说,“两个人”的话,hina酱不是很幸福吗,宙都是一个人玩游戏的。日向说,也是,这么说小时候能和宙相遇真是太好了呢。宙说现在很幸福每天都很开心,宙是hina酱的朋友,不希望你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。宙笑着,让日向看着他开心的样子。日向说看着宙这么快乐幸福,他也很开心。“这就是宙的魔法哦!”宙笑着,开心着,大家看到宙也会觉得开心,宙想通过这样传递幸福的魔法。


 


 


栗子把零背到了保健室,虽然嘴硬,老零还是发现了他一路小心翼翼搬着他,在地下书库偷偷还为他准备了作为盾的棺桶。栗子被拆穿开始欺负老零,被一开始就蹲在保健室的敬人打断。敬人和零的对话最后落到真绪的话题上,老零说衣更君是个率直的好孩子,敬人突然严肃的说你知道衣更什么!栗子听到说,你才是,你又知道ma~kun的什么?零:衣更君真是人气呢...栗子听不下去要去帮毛毛忙,零让他去了。


 


(敬人质问零的时候栗子很生气,除了因为敬人表现的好像很了解毛一样觉得吃醋,还有一点护着零的感觉,最后说要去帮忙也是征求了零的意见,所以朔间兄弟究竟哪里不和了,根本没有嘛,一大块糖)


 


裕太在天台上找到了日向,日向笑着说,为什么知道我在这啊,超能力吗~?裕太生气的说没有什么超能力,是朔间前辈告诉的。日向笑着猜测自己位置被知道的原因,被裕太打断,怎样都可以了,大哥你为什么要坐在天台防护栏上,强风吹过失去平衡就会摔下去的,你究竟在想什么,好好珍惜你自己啊!


日向笑着说不用担心,我和裕太君是各自是自己,即使我受伤死掉了,裕太君也会不痛不痒的哦。裕太说,不是同一人物是兄弟啊,作为家人关心你很奇怪吗!?日向开始回忆两人以前,回忆起母亲曾经为了让他们在这样温柔幸福的世界里活下去,承受世间的恶意。又提到长颈鹿,脖子长的能吃到饵食,脖子短的就会死去。适应不了环境的生物就会灭绝,进化的运气好的生物才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住民。


裕太问这话题和现在有什么关系。日向说,我们就是现在这个世界比一般长颈鹿脖子短的长颈鹿哦,连父亲都觉得我们恶心。但是我们,这世界上仅有的两只我们,互相喂食取暖活下来,活到现在。普通的长颈鹿都会死,我们并不是普通的长颈鹿,是变异了的,畸形的,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,拼命地装成普通的生物和大家一起生活,所以才活的这么痛苦。我一点都不幸福,我讨厌痛苦,寂寞。宙问我幸福吗的时候,我说我幸福哦,但一点也不觉得幸福。为什么呢?我果然很奇怪吗?告诉我答案吧,裕太君,并不是别的谁,裕太君才知道的答案,因为我和裕太君是这世上仅有的两只“稀有的生物”啊。


“日向君”


“为,为什么突然叫我名字?吓到我了,一直不是叫我“大哥”的吗?”


“无所谓吧,反正也不知道谁是兄谁是弟”


裕太向日向走去。裕太说日向无理地要扮演“兄”的角色,我也努力扮演“弟”的角色。无意识地这样区别,是不想第二次从父亲口中听见“让人恶心”这样的话吧。日向说父亲就是这样的,没有自己流血,自己痛苦生下孩子,对于这孩子,不会有这是自己的孩子的实感呢。我们一点不像父子呢,不像父母的孩子是【鬼之子】呢~


裕太说自己死都不会原谅那个人,把被母亲爱着,希望活下去的我们认为是怪物,我绝对不会承认那个人是父亲。


日向笑着说,那我承认,我原谅,父子关系坏的话,母亲会难过的。


听到这话裕太很难过,他说日向一直这样,擅自改变自己,我们拥有一样的遗传因子,喜欢同样的东西,你却把自己舍弃了,我得去垃圾处理场找被你埋葬的自己,你未经我允许,把我的半身舍弃了,你这个杀人犯。


裕太君,不是的,我只是舍弃了我自己,我不会舍弃裕太君的。裕太说,我只剩右手右脚和右脑,怎么活的下去。


日向说自己一直想,为了我们幸福,哪一方一定要奉上牺牲的,只有一个人的话,看起来就会和别人“一样”了。裕太君却追上来了,已经从“天真的少爷”毕业了呢。



裕太说我们是孩子,被年上宠爱也可以哦,杏,朔间前辈还有其他人,大家都会听我们说,会帮我们想主意的,这回让大家担心了。所以日向君你放心吧,没有消失的必要,不要第再次舍弃“我”了。


 


【尾声】


辛苦了一天的真绪和杏在舞台前碰到了敬人。毛问为什么朔间前辈不自己解决双子的烦恼,而是策划了这么大的活动。敬人说虽然被唤作五奇人,朔间零并不是能拯救全人类的英雄,把这样的责任全部放到一个人的身上是残酷的。那些孩子是梦之咲的学生,守护他们,支持帮助他们也是生徒会的责任。说完又去保健室躲豆子了。宙和夏目来找毛,夏目说日向是节分祭的胜出者,正在换衣服为上舞台做准备。然后说了一段难懂的话带着宙走了。


 


节分祭舞台上,双子换上了“梅の精”的衣服。裕太又叫回日向大哥了,日向说真遗憾,要是叫欧尼酱就好了,裕太说习惯了嘛。日向说,因为2wink是我们两个人完成的组合,要麻烦你和我一起登上这个舞台了。裕太说,不麻烦,是你的请求的话,我会和你一起登上舞台。


“只要是你的期望的话,裕太君”


“一直到这个世界的终结为止,日向君”


“感情真好,好羡慕啊。我们也来那样的对话吧,凛月。“永远在一起哟♪”“爱你哦♪”这样的,怎么样呀?”


“你闭嘴会死啊~......?”


栗子说我很忙的,之后还有knights的工作,没什么时间陪你在live前浪费体力哦。零说,虽然这么说,今天还是为我辈可爱的孩子们做了这么多,作为褒奖,在这大舞台上穿着华丽的衣装唱歌跳舞吧~栗子表面说着麻烦,还是找着借口说愿意。


零说,这个舞台的主角是日向君....不,是2wink哦,他问日向我也站在这个舞台上可以吗,我可是被我可爱的凛月用重火器扫射输了哦。当然啊,请务必一起歌唱吧,朔间前辈。双子说这次真的受到了很多照顾非常感谢,希望能以舞台为礼感谢你们。零说自己希望能在毕业前做些什么,一点儿也好,希望能在他们心中种下幸福的萌芽,希望我辈可爱的孩子们能跨越苦难,好好的成长,变强。所以一定要幸福啊。



日向说,我们会的,有很多很多话想说,在身边的大家的帮助下,总有一天能挺起胸膛回答“我恨幸福!”的。裕太说即使受伤了流血了,我们也会互相输血努力活下去的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也会以“朔间兄弟”为榜样好好相处的哦。老零高兴的说,对的要像我们一样做对lovelove的兄弟哦~栗子:虽然有很多想说的,哥哥你今年毕业对吧?太好了,你再留级的话就要和我同学年了......


零说能成为可爱的孩子们的盾牌,未来的道标感到很幸福。


“真高兴啊,凛月,白天的世界里,珍贵的宝物像山一样多呢♪”


“是呢,这样才有早起的价值啊”栗子笑了。



场景回到舞台上,双子正在开心的唱歌,节分祭的故事到此为止,希望这份幸福能传递给更多的人。


“鬼は外,福は内~........♪”




 


 


 


 【Fin】


 


 


 


 

新儿子!和摸的赤井翼(火鸡真可爱……

堆摸鱼……()